大鹿港露营

本来是六月二十几号打算租车去海边露营,后来因没十足把握的驾车技术和没有充分的准备时间,则将计划推迟到七月七号才开始执行。经过一个星期的计划和购买装备,于十三号早大家在深圳北站集合坐大巴到南澳西贡村,再徒步翻几座山头到达目的地—— 大鹿港。

爬山阶段比较不容易,大家都负重前行。帐篷、防潮垫、衣物、食物、水等等,在长时间爬坡下令人疲惫。穿越山路时空间并不广阔,时不时需要蹲下来避开树枝。那时候正是正午,携带的水不能随便喝,得留下晚上和隔天用。伍哥的背包应该是最重的,提过,里头包含着生火做饭的炉子和锅具。天祥的背包不具备人体工程学,不贴合背部的背包让肩膀承受全部重量。他说,是这「三角形」拖累了他,后来看到他的肩膀淤青了。我们大概用了三小时,从山脚到另一头的沙滩,大家此时都已经精疲力尽,又热又渴,浑身湿透。此时真想一头扎进海里,让清凉的海水灌满全身。

晚饭我们吃了一顿饱饱的火锅,有鸡肉,青菜,腐竹等,五人份绝对管饱。晚上我们在不远处的小溪旁洗澡,那冰凉的溪水另我们大喊痛快。时候不晚,大家都各回自营,但唐青说睡不着,一是不习惯没有安全感,二是帐篷里不透风,闷热,而且源源不断的海浪声声声入耳难以入眠。令人惊讶的是天祥早早就入睡了,看来是很累了吧,佩服之余有点羡慕。我和唐青就这样看着海水听着海浪一直到天亮。我相信,那是个令我难忘的夜晚。大地被月光照亮,银色的光打在海上,海面上波光粼粼,周围很静,此时只有一重又一重的海浪声,仿佛时间变得很慢又很真实。第二天唐青就有黑眼圈了,我在五六点闭着眼睛但也没睡着。

第二天天亮后,听完了伍哥的建议让我恍然大悟,我迅速把防潮垫搬到不会被海水冲刷到的沙滩上,因为那儿凉快!过会伍哥也过来一起躺。我把耳朵贴近地面,仿佛听到了什么声音,伍哥也好奇地贴着耳朵一起听,过一会伍哥突然跳起,伴随着一声“卧槽”,还在迷糊中的我就被海水糊了一脸,下半身也湿了。

这边地处偏僻,我们的手机无一例外都没有信号,连电话都打不出。可以收到香港的信号,但我们都没有开通漫游。在等快艇的时候,有一艘载着一家子的快艇靠了过来,但他们不会立马走,后来有个人在把船推下海还是推上岸的时候脚被船压到了,看上去伤势不轻。

快十一点过去了,约好的快艇还没到来,身上的干粮和水使得我们不得不立马动身,原路返回。要带着疲惫的身躯再经历一次昨天的噩梦,在场的各位估计都不是很愉快。就在我们已经从沙滩爬上悬崖进去树林里时,事情突然给了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伍哥察觉到好像有船过来了,天祥在队伍后面,他似乎也察觉到。我和天祥立即往回走,叫住快艇!此时已是过了约定时间的半小时之后。坐上快艇,心里不知道有多痛快。

这就是这次露营的大概情况了,而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小却有趣的事情,我就不在此记述了,包括没坐成的小邮轮、下山路过溪水的小憩、搭帐篷时给凹凸不平的石板上铺沙子、我错过和他们同一班车等等。路途的艰辛,心情从疲惫到惊喜,眼前的所见所感,我的文字功底难以表达出来,只有一同经历的朋友,才能感同身受。

还有,唐青以事实告诉大家,出门一定要记得带存储卡!

2019-07-16 17:28

归档

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