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清的精神角落

文字适合学习与思考,视频适合娱乐与传播

Win11 还挺好看

今天给公司电脑升级到了Windows 11的版本,尝尝鲜,心想这11也发布有两年了,BUG应该也修复得差不多了,应该可用。

升级之后被我一顿设置,关掉了「各种动画效果」「窗口阴影」「桌面文字阴影」「透明效果」,电脑这种追求效率的工具,我必须要指哪打哪,那些动画效果都略显拖沓,我不需要什么淡入淡出,不需要什么丝滑的滑动效果,我需要的是点击之后立马呈现。不仅电脑,手机也如此,除了锁屏界面,其他地方的动画对我来说都是多余。

开始按钮习惯性的放到了左边。如果用默认的居中的话,那当我每打开一个文件夹,任务栏新增的任务标签就会向两边排出去,我不喜欢任务标签动来动去的,那样会增加我的寻找时间。

以及一些细节的设置。

设置完后,用起来都感觉舒服多了,Win11的圆角风格还是挺优雅的,也不知道再过多少年后,又从圆角变回直角。

Win11还自带了个能当作「番茄时钟」的小功能,挺实用。

第一次用这么厉害的显卡,再卡就是我自己的问题了。

 

人生,始终要回归平静

我觉得,此时此刻的我,内心是平静的。

有时候,有些话,是只适合在平静的地方用平静的状态,才适合发表出来。

现在,我刚洗完澡,洗衣机正在呜呜呜地转,大概还有二十来分钟,衣服洗完了,我晾完衣服,也该上床睡觉了。

一个人,三十一岁,一个人生活。很平静,下班之后回到宿舍,不到十平米的小宿舍,它就是我在外漂泊的避风港。

一切都很平静,此时感觉我真实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一个真实的生命,在他还活着的某一天晚上,他坐在电脑前,敲击着键盘,写下他此时的感想。再过不久,可能十年,可能二十年,也不知道会在哪一天,他就悄无声息的消失了。或许是发生了某场意外,或许是突发了什么大病,然后就永远的离开了,除了父母,和很要好的几个朋友,其他人不会觉察到他的消失。

也不知道我怎么就诞生在了这个世界上,不知道宇宙过了多少万亿光年,我就真的有幸诞生了下来,并且生而为人。很奇妙,如果我没有诞生于这个世界,那,那会是什么样子。

以前,我还年轻,虽然是知道一些道理,但我也只是一个为了满足即时欲望的傀儡,是到处摸爬滚打的苟且过来的一种原始生物。我想吃好吃的食物,想听好听的歌,想玩好玩的游戏,想看好看的电影,想谈浪漫的恋爱,想买喜欢的东西。然后,一直沉浸在虚拟的网络中,沉浸在可以复活重生的游戏中。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生死,忘记了我只有一次的生命,我哈哈大笑,我谈笑风生,我放肆的玩着,无所顾虑的睡着,好像时间和生命和我无关一样。

可是当我平静下来的时候,我从虚幻中抽离了出来,回到现实,意识到,我已经三十一岁了,我的余生,好像短到十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一样。等到我寿命奖将尽的那一天,我肯定会怀念我的二十岁、三十岁,怀念我那无忧无虑的童年。小时候有大把的时间,我就像这个世界的旁观者,所有的生老病死都和我无关。

我看着朋友圈里,那些似乎很熟悉但又未曾谋面的网友,他骑着自行车,在夜晚中穿梭。我能感受到他此时的愉悦。可是,我又想到,他们也是和我一样,是同一批诞生下来,也是同一批死去的人。

无论之前有多疯有多狂,人,始终要回归平静的生活的,以前老是喜欢玩游戏,喜欢看小视频,乐此不疲,因为还有很多时间。而一直都处于高刺激的状态下,是很难静下心来去思考和整理的,随着年龄渐渐增长,再这么疯下去,只会让自己的生活越变越糟。只有平静下来,才能理清思绪,把无序变有序。家,或者说宿舍,就应该是用来休息的,用来洗澡洗衣服的,用来整理和复盘,用来分析目标和计划的,而不是用来娱乐的。

好了,衣服也洗完了,晾一下衣服,就上床睡觉了,争取早点睡觉,然后早点起床,明天还要上班。

最后附上十拍 E6 的亚洲天团五月天的一句歌词:那生命,灿烂烟火般上演。你和我,最后都要回归地平线。

晚安。

在有限的生命面前,没什么是放不下的

其实,我很怕死的。今年三十一岁了,来得很快。回想起来,距离二十岁已经过去十年了。好像二十岁时傻傻的样子还历历在目。如果你问我想回到过去吗,我回答是不太想。过去的我虽然很年轻,我也不用发愁于生老病死,但我是无知的,迷茫的,像一个无头苍蝇,只知道吃喝拉撒,只知道即时满足。

但年轻的岁月,对于人来说,是如此的珍贵。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而且也只有几十年。小时候觉得人生很长,一百年很长很长,时常会幻想自己十七岁的时候是怎么样,感觉自己的三十岁是非常的遥不可及。转眼,一年又已经过去,自己已经过了三十这一年,觉得有点恍惚,但又很真实。

我时常想,我的父亲,活了半辈子,五十多岁,其实他的时间也不多了。有一天他也会离开我,从此我再无归处。我父亲不算是优秀的人,虽然也因为当时的环境所影响,不能上学受到良好教育,家里也没钱,半辈子普普通通,为了生计四处工作。不够二十岁的时候就离开家乡去边境当兵,然后遇见了我妈。

现在想起来,我小时候受到父亲各种情绪上的攻击,精神暴力,如今我也能理解了。都是普普通通的人,努力的活着,摸着石头过河,没有谁会帮你一把,没有谁会突然站出来教你做事做人。我老爸其实也真的不容易,他当时三十岁的时候或许就像我现在这样,对生活感到无力,眼睁睁的看着时间流逝,看着许多人离开了自己。不甘,不舍,但又毫无办法。心中有压抑的情绪,又得不到倾诉,于是情绪就爆发在身边的人身上。

十年,一晃眼就过去了。我从初中的时候对父亲的抱怨,到害怕,到憎恨,再到出了社会工作之后对父亲的躲避,再到尝试和解,再到现在的理解,现在的我已经不太想再憎恨他了,只想多给到他一些关爱。终有一天,我的父亲,会带着一些遗憾离开人世。

我时常在想,再过几十年,等我死去之后,就再也不会再醒过来了,无论一万年,一亿年,无论几百千万亿光年,我也再也毫无意识,我就像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界一样。它没有解法,没有任何的办法,这种感觉非常的,非常的,非常的令人绝望。再想想我的余生,如果能活到八十岁的话,也只有五十年的余额了,然后就再无法重来了,不像明天早上我还能醒过来那样。

十年后,我们《中文博客微信群》还会活跃如初吗?

今天是二零二三年十二月二十六号,今天深圳稍微比昨天暖和了一些,我也晒了会儿太阳。

今天下午,在博客群看大家讨论,虽然我插不上几句话,但是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大家认真讨论的氛围。我起身去厕所方便了一下,而就是这短短几十秒钟,让我想起了一些事情。

在十年前,我加入了一个音乐爱好者的群,我们都是在虾米音乐上相识。平时大家在群里聊聊爱好,唠唠家常,是我那些年最活跃的群。我们每年都会征集大家的投稿来发布虾米歌单。我们还有自发组织的面基。我们还为群聊周年庆设计生产的帆布袋、T恤、徽章。群里有个相册,会上传一些群员的个人照和面基照。在虾米音乐还没没落之前,我一直觉得,我们会像这样一直聊下去,直到每个人都互相见过面。

今天「橘子党」的群又突然聊了起来,然后不出奇的又聊到了一些以前的事情。我翻看了一下群相册,看到了那些渣渣画质的手机和一张张青涩的面孔,感觉他们即熟悉又陌生,他们曾经在我生活中占据了很多一部分,而虾米音乐消失之后的这几年,他们也好像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一样。现在,他们有的成家了,本来以前还在上学的现在也结婚了,我如今也要三十一了。

再回过神来,坐在电脑前,看着群里仍在继续讨论着,心中不由感慨,我们这个以博客之名相遇的群,从建群到现在,也经历过一些让人印象深刻的事情。我退过群,来后也又加了回来。群聊也被封了然后重组过。这些年来每天都能看到大家聊各种话题,从博客,笔记,天文地理,社会政治,音乐游戏等等等等,可以说是我自「橘子党」之后坚持活跃最多的群,也是我在众多群聊中比较青睐的群。

可是这个世界上什么东西都会过期,苹果会过期,音乐听多了也会腻。在时间的洪荒面前,不知道十年后,大家还会像现在这样活跃如初吗?现在耳熟能详的他们,十年后还会像今天这样在群里谈天论地吗?十年后,还会继续写博客吗?

视频自媒体平台和图文独立博客

视频自媒体时代有价值的信息很少。目前视频的自媒体时代,虽然内容琳琅满目,但是有价值的信息屈指可数,甚至是大海捞针。本来自媒体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流量,以求变现,就像以前图文时代的「震惊」标题一样,目的只有一个,赚钱。在此风气的环境下,我们就不能期待着从中获取有价值的信息了。

博客帮助我们筛选下了喜欢独立的且有想法的人。那么,博客这个老平台,价值就体现出来了。虽然在视频时代以前,博客也是用来吸引流量进行变现,但如今博客的大势已去,留下的,都是热爱文字输出的独立博主。也不是说博客还有多大的商业价值,而是博客相当于帮我们筛选下来了这么一批人,这批人不为赚取流量(毕竟博客现在也没什么流量了),更多的是为爱发电。用最简单的,相比视频制作要更轻松的图文发布方式,向世界发表自己的观点,并且是随心所欲。

文字更适合用来学习和思考。文字相比于视频,要更适合用来学习。文字需要我们主动去阅读和理解,视频是让我们不用思考的被动接受信息,主动要比被动更能有效理解并记住信息,从而能帮助我们去整理思绪,系统的思考。视频是有趣的,轻松没压力的,主打的就是一个消遣,即时满足。

如果有人反问说:现在文字类的博客已经没有价值了,没人会看的,写了也没用。那我会说:这类无法看枯燥无味的长文的人,他们的多巴胺阈值已经很高了。这类人喜欢看轻松无压力的视频,不用思考,就能在一两分钟内看完一个视频,然后再看下一个视频。这种走马观花的观看是很难形成深度思考和理解的,更不可能利用获取的新信息来改善现实生活上遇到的问题。他们很难专注于眼前没有乐趣的事情,很难去解决稍微有难度的事情,而现实生活中,大部分的问题都需要长时间的专注来分析并处理各种枯燥无味的事情的。

都是工具,但要运用得当。无论是文字还是图片视频,如果运用得当,他们都是很棒的工具,能够辅助我们解决许多问题。但他们的信息载体的基本调性就在那,而且时代的风气也如此,不是说图片和视频不好,是这种视频载体更容易用来让人们沉迷其中,如果心境不清醒,就很容易变成消遣娱乐,浪费光阴,弱化大脑。

控制好自己的精力。人的一生不应该追求快乐,因为那是一种欲望,是无止境的,人应该追求的是平静,是专心的处理好当下的每一件事情,来获得内心的平静,不去焦虑,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快乐和幸福就让他在平静中不经意的到来,就像偶尔加点糖,而不是去追寻每天都甜蜜。

要想处理好手头的事情,就要控制好自己的精力,那样才有耐心去思考、计划、分析、执行,处理好枯燥无味的琐事。要控制好能够刺激多巴胺的低级快乐,比如短视频、游戏、小黄片、可乐薯片、微信群聊,甚至音乐。实在是控制不住了想尝一尝,也要懂得按下暂停键,不能一直沉迷下去。不然的话,你可能连早上刷个牙、叠个被子、拖一下地、洗个澡这种极其简单的事情都不想去做,那更谈不上思考自己的人生、规划自己的工作、学习能让自己更优秀的知识技能这些稍微困难一点的事情了。

叔本华曾说:生命就是一团欲望,欲望得到了满足就会无聊,欲望得不到满足就会痛苦,人生就像钟摆一样,在痛苦和无聊之间左右摇摆。

当我们感到无聊时,那便是精力非常充沛的时候,这时候非常适合去做一些枯燥且困难的事情,如果这时候忍不住去及时享乐,忍不住去玩游戏、看黄片、抽烟、吸毒等等,多巴胺会让你想要得更多,继续玩游戏继续及时享乐,根本停不下来,停下来会非常的痛苦。相比于到达了多巴胺顶峰之后再痛苦的下降,不如控制好自己,让多巴胺时刻处于平衡的状态,那样生活才能随心所欲,尽在自己的掌控。

再谈博客。所以说,博客还是有价值的。文本信息能够更轻松简单的发表想法观点,读者也能够能够更快速的检阅,而不用等着视频一字一句的读完。虽然读起来非常乏味,但从宏观长远来看,让自己处于平衡的状态,才能随时随地的投入到下一件平凡琐碎的事情当中去。

可能已经没人记得我了,毕竟我更新的不多,这几年甚至写都不想写,因为我怀疑写博客是为了什么,有什么价值。因为写了东西也没人看,写来干屁吃。不如去B站、抖音、小红书那里去做内容,那边人流量多,也有更多人和你讨论。像这种鸟不拉屎的自建站,根本没人知道,更没人有耐心来读你的长文,又枯燥,又没营养,又不好笑,没有教你赚钱的办法,又没有给到什么情绪价值,读来也是浪费时间,那写来干嘛,索性就摆烂不写了。但现在想想,写博客,一来可以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这样能够帮助自己在给自己的自媒体视频写文案的时候有根本性的帮助;二来可以促进自己思考,大脑多活动,不然真的会生锈;三来呢,码字还是有点小愉悦的,特别是用小鹤双拼打字,比以前全拼的时候码字爽多了,虽然有时候还是要慢慢的去找候选词,但总体来说还是舒服了不少。当然了,这种缺少规划的即兴写作方式大概率会产生许多废话,也就是没有价值的内容,毕竟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但我也无所谓了,爱看不看,我每年续费几块百块钱还要顾忌那么多,干嘛呢,折腾自己呢?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就是了。

我还是希望多和大家交流一些想法,向大家多学习的。锻炼一下自己,让自己能够静下心来,有耐心的去学习一些干货知识。如果你不玩游戏,不看短视频,不看小黄片,不沉迷于即时通讯,那你真的多出很多的时间,虽然无聊,非常无聊,特别无聊,但无聊就对了,无聊就试着去处理一下你还没解决的事情吧。

下次可以聊一聊如何把困难的事情分解成简单的小事情,以此提高执行力,早日处理好事情,减少拖延的可能性。

列车和目的地

我坐过很多趟车,
从老家到深圳的,
从深圳到漠河的,
还有从我这到你那的。

每一趟列车都会有一个目的地,
我希望到达的目的地不止于是你,
而是去往下一个目的地的时候,
我们一起。

最好的朋友致我的一封信

致风清——梦想虽死,理想尚存。

今天是二零一九年六月四日,六月二日从边境坐公司的班车到哈巴河,从哈巴河坐大巴到北屯,在哈巴河车站等车的时候,体会一直以来在新疆所感受的宁静,只是没想到,阳光,树,微风,鸟鸣这样熟悉的场景会出现在车站,当我打开书,坐下来静读的时候,车站三两行人走过的声音就像是书页翻动一样,连带着心起伏。几个小时后大巴开启,想到自己未来不知何时才能见到这一望无际的边塞,不觉心有些惶然。

回想十五岁追梦到如今的种种,不禁感慨,梦想已死,唯有理想尚存。梦想已死,是我知道今生以我所热爱的文学想要实现我的梦已断然不可能。仅以满足生计这一层来说都已如雪中生火般不可能,更别提其它与坚持忍耐无关的的种种。理想尚存,理解起来简单,但绝不是简单的认命或者对命运无常的顺从,它是如种子一般扎根在我的心里,只要生存能够继续,它就有土壤可以呼吸,我当然会留在它身边,高举这义旗。只是我需要告别天真,迎来伤痕累累如同鱼儿一样在陆地上的呼吸。

上次一次坐火车用笔写东西还是在好多年前,之所以年份回想不起来是因为一些让人悲伤的事情堆积在那一年。当时我在车上有些开心,有些得意。我用笔观察生活,我用笔写诗,我志得意满,我必成功。甚至在广州回深圳的大巴上,我都在问自己,是否要精简文章内容减少字数,为了更好的写作质量。虽然我的心愿意从简,但当时我沉浸在数以百万的码字快感当中,连连否定,谁知道几个月后我就经历了如同滑铁卢般的失意,好几年都一蹶不振,一个长篇的作品都没能修补创作出来,过去所有写成的作品一夜之间全部成为废稿,直到今天。

这次来到荒无人烟的边疆重新思考了许多事情,朋友实际上早在离开工厂之前就已经是如今的局面,所以不存在这方面的失落,然而过去的种种在刚离开工厂的时候任然萦绕在脑海里,时不时的敲击心里脆弱的地方,造成一些情绪上的低落。如今沉淀下来的时候一颗颗珍珠在心里幻化成流动的光消失在海底,时而涌起时而不见踪影,这样的感悟以前从未有,这样的感悟与以前的生活全然脱轨,非亲身经历难以言说这种异样的领悟。我还记得当时身边的树木像海一样不断的涌动,我的灵魂不断不断张开,那些往事化作光化作风,从心里来从心里消失。

那次在地铁上的问询没曾想一语成谶,如今想起来,当时的冷静实属冒然,如今你我同为局中者,越多的东西丢开言语,想表达的想化去遗憾的种种都沉入这青春的列车离去,这错开分岔的成长,当时的我又如何懂得。

这一次回到南方即将开始新的追梦,想必从开头那句梦想已死,你也能体会此刻笔写时我的心情,当我在电话里对你说,古代的人们可以春耕秋收,耕种结束就是他们休养生息的时候,而我们如今为了工作,从年头做到年尾,除了假期以外别无其它可以休息的时候,更别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电话里你连连认同,连连叹息。我下定了决心要追这不可能实现的梦,要做出一些作品出来,所以我需要和古人一样,有冬天可以休息,有冬天可以拿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至于工作就留给其它三个季节。当时如果能聊到一些对作品的构思,对创作的感想时,想必书里的人和故事同我所处的环境是有极大的关联,他们同样被围困,不同的是他们可以开始不一样的体验和生活。(至于为什么十九岁开始写的长篇小说,朦胧之中写下的是这个主题,我就不知道了。)(这样不变的创作追求带给我的也绝不是信心和印记这么简单。)

北方,北方,表达它非要让自己的灵魂发出声音不可。当我来到边疆,站在边疆的土地上,想象千百年前我的祖先流放在这里的某一个地方,或者某一个修行的人从这里走过,那种悲伤的共鸣就让我的心里发颤,让我的心发出螺音般的那种回响来。我绝没有想到,在十多年以后,我竟能又一次和我的族人们生活在一起。食物,人,生活习惯,语言,声音,面貌,穿着,姿态,一模一样,没有什么分别,这种血浓如水的亲情与温暖,本以为在农村已荒芜之后,今生再无可能体验经历,没曾想可以再一次被它拥入怀中,在边疆,同另一个少数民族的朋友伙伴们生活工作在一起,这双重的记忆,双重的体验,叫人无法忘怀。

列车在明天傍晚才能到站,此刻我就像鱼儿慢慢地回到大海一样,去遵守我的诺言,去追寻我的道路。也祝你的身体能够日渐好起来,即便这样想来如同我抱怨理想一样天真。在车上读完《新疆生死书》的时候,想着有一天,我也要为你读上一遍,让你能少些痛苦。结语前,本想同你分享一下不慎丢书走了好久才找回它的那种喜悦以及同它的缘分和禅机,不过已在贺卡里写过了,暂表不提。

就此停笔,以此信补你生日愿望时的要求,预祝你少些彷徨,不求有佳人,但求有丽影。

总是在睡觉前思考人生

这是一条语音者文字的笔记。半夜突然又抑郁了,想说点什么。

我们人类,就像是着一只蚂蚁。它诞生在这个世界上,大脑趋势着他它去寻找食物喂饱肚子。它甚至都不知道它是谁。也许下一秒,它就死在了鞋底里,死在了车轮之下,或者被水给淹死。那生命,灿烂烟火般上演,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消失,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我们人类在这个地球上诞生已经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可是我们人类终究还是逃脱不了死亡。有幸生而为人,我也不知道,我是生命会在哪一天结束。也许是老死也许是病死,也许是出了事故。

为生命干杯。

用语音转文字来练习口头语言表达能力

这是一篇语音转文字的文章。现在我正在躺在床上,手机放在一边,不需要动手去打字,只需要开口把自己想要说的话说出来。这个记录的过程很迅速,我只需要专心的去思考,然后把思考的结果说出来就行了。但这个方法必然会让整篇文章的含金量密度较低,这对我的读者来说,实在是有一些不太负责任。

我觉得这种更像是一种碎碎念。以前我是很不屑于这种记录的方式的。以前我更倾向于把思考的结果记下来,而思考的过程则不记。这样的好处是当我在回顾的时候可以尽快的得到我想要的,而不是要先阅读一篇长达几百字上千字的文章之后才会想起来这篇文章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我以前经常写日记,可是当日记写了上百篇的时候,每一篇都有几百字甚至上千字的时候,再回顾起来就会感到非常的烦琐。

那么我现在为什么还要想再以这种把思考的过程也记录下来的方式来写这篇文章呢。一来我为了锻炼一下自己在口头表达方面的咬字清晰度。二来呢也可以锻炼一下说话时候的语言组织能力和思维反应能力。三来呢还可以更新一下博客。虽然我这种做法对我的读者来说体验会非常的难受,但是对我自己来说是有提升的。作为一个十六年网龄的网民,每天有大部分时间都是对着电脑屏幕或者说手机屏幕,这样的结果是和别人面对面交流的方式越来越少,甚至是几乎没有。导致我的面对面口头语言交流能力明显的退化,所以我必须要为此做点改变。我可以在心里组织好一段话之后,再一口气把它给说出来。这样做也可以省去用键盘码字的时候所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只需要专心的去思考和说话就行了。可能会有朋友想问,要锻炼口头表达能力的话,那为什么不用视频记录的方式来锻炼呢。哎呀,像我现在这种脑子生锈的状况,用在视频里说话停停顿顿的,我自己看得都尴尬。还是用语音转文字这种宽容度比较大的方式来练习,相比较不会有那么大的心理负担。

我能够想到以后我应该会很少再回顾这些文章。因为他们只是我的一些自己的碎碎念。这种碎碎念容易把同一件事情反反复复的说好几遍。可能我昨天说过了,今天还是会再说一遍。可能让读者花了很长的时间读完了之后自己也没有从中得到什么价值。

这让我想起了所谓的知识类视频。我是一个重度的 b 站用户,有什么需要解决的问题我都会尝试在 b 站上面去搜索一下,于是会搜到很多知识类的视频。不过他虽然说是知识类,但其实整一个视频里面含金量也非常的少。他们只不过是为了获取流量从而换取利益的这么一个行为。通常他们都会在视频的封面或者说视频的标题上面写一个你感兴趣的问题,比如说《如何戒断手机》,当我点进去之后通常会发现这些视频都有五分钟左右的时长有一些甚至高达十分钟。如果你想知道这个问题对应的答案那你就必须从头开始看到尾。通常看完了之后你会发现如何戒断手机其实用两三句话就能够概括。

比如要有目的性的去使用手机,要去收集资料还是要去联系客户,目标达成了之后就要停止使用。每当习惯性的想要拿起手机翻阅的时候,都要先想一想我这次使用手机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如果发现没有目的,只是因为无聊所以才拿着手机随便刷一刷,那就在心中告诉自己要果断的切断了这种想法。

每一个视频基本上都能够用几个字或者说一两句话就能够概括,其余时长的内容基本上都是一些含金量低的。比如说自我介绍,比如说抖机灵,比如说说一些段子,或者说打一个广告。也有很多在视频里面放一些毫无关联的沙雕图。所以整一个视频看下来会让我感到非常的不舒服,我所花的时间和我获得的价值,这个比例差的太大。有些甚至会把一些简短的核心理念拆分成几个视频,这样就能够获得更多的播放量。这样的做法对于我这种需要平均花五六分钟去获得一个结论的观众来说就会感到非常的难受。

而我用语音转文字的方式来记录的话,其实也会像我以上说的视频里面会发生的内容冗余的事情。可能读者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读完了我这一篇文章,但却发现我大部分其实都是在说着很多的废话。我说的这些话其实对他们来说并不会起到什么帮助,没有什么价值。这更多的只是我自己对一些事情的看法观点,也可能只是在单纯的抱怨。更多的我只是在练习一下我的口头语言表达能力。

不过话又说回来,在我这个日均 20pv 左右的小博客,怎么做都影响不大。反正读者也不多,所以说随意一点就行了。

我一直沉迷于信息刺激之中

这是一条语音转文字的文章。现在我突然有了想法,我必须要很快的记录下来。不然的话可能过了几分钟我就再也想不起来了,这种事情经常发生。

我以前一直在寻找刺激,一直在寻找一种能够愉悦自己的事情。比如说玩相机玩摄影把玩器材,比如说收集令我感到愉悦的图片、视频、文字。以至于我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在这方面。得来的结果是我精神方面已经足够的富裕,有非常多的真情实感,但是我无法将这种真情实感在现实生活中表达出来。哪怕是写一部小说,拍一组图片,拍一个短片,都很难做到,所以这让我非常的痛苦。

人类总是在追寻刺激的事情。哪怕短期内,什么事情都不做,就会感到无聊,感到空虚,感到很难受。

我想到了一个改进的办法。平时要尽可能的不要去接触这种刺激的事情,要让自己处于一个低刺激的状态。这样才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投入到行动和思考之中,才能够让自己意识清醒。如果有需要去拍一部短片而需要去收集各种灵感的话,就可以在规定的时间内去大量的去观看、去阅读、去收集这相关的信息。收集完了之后必须要断开收集了状态,就算感到无聊感到难受,也不能够再继续下去。不然就会像我现在这样,收藏夹里面有千千万万个文件,但我都没有利用起来。